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发展特色产业走出转型发展新路昆明

发布时间:2020-10-19 01:13:55 阅读: 来源:黑板厂家

发展特色产业走出转型发展新路

8年前,蒋开生,83岁,地道农民,没有想到,耕种了几十年的土地流转成了生态林;8年前,孙国强,39岁,小化工老板,没有想到,有一天成了竹加工行业的龙头;8年前,阮连根,44岁,小矿山老板,没有想到,一个决定令他付出了数倍于开矿所得的代价……

时间节点之所以都指向2007年,源于当年盛夏的那场太湖蓝藻事件。从那时起,太湖西岸宜兴市的经济转型一次次升级,很多人的人生轨迹随之而变,或主动或被动,有成功也有失利。

谈起那场蓝藻事件,宜兴人至今心有余悸。很多官员每年到了10月底才会松上一口气,因为这意味着又一年实现了太湖安全度夏。

确保饮用水安全、确保不发生大面积湖泛,是国务院对太湖沿岸提出的硬性任务。如今,太湖连续7年安全度夏,这被奉行“闷头成大事”逻辑的宜兴人视为转型努力的回报。

现实与愿景的落差——

“化工之乡”新任书记提出争创人居环境范例奖,主席台下哄堂大笑

虽已91岁高龄,蒋开生每天仍要到太湖岸边走一走。

他住在周铁镇沙塘港,每天散步会经过几家废弃的化工厂,与记忆中的机器轰鸣不同,如今周围只剩下湖水拍岸的声音。

谈起蓝藻,很多村民记得,以前都是捞起来作肥料,没想到还会酿成水危机。

“7年前,我家井里抽出来的水是黑的。”蒋开生说不清蓝藻事件怎么回事,只记得以前渴了就捧一口湖水来喝,后来却连井里打出的水也没人敢喝了。

一场不期而遇的水危机,将宜兴市推至风口浪尖,也让宜兴人认识到,牺牲环境换来的富裕并不“甘甜”。咀嚼着“苦涩的富裕”,宜兴转型步伐骤然加快。

原周铁镇党委书记裴焕良对多年前的一次干部大会记忆犹新:“我到周铁任职时,在干部大会上讲到要创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全场哄堂大笑。”

一个罐,一根棒,就是一家小化工。周铁镇一度有330家小化工厂,是远近闻名的“化工之乡”。转型升级,谈何容易?

重压之下,周铁镇实行了密集的专项整治,一举关停109家化工厂。统计显示,关闭的化工厂年产出规模达150亿元,全镇财政年收入因此减少4000多万元。

沙塘港紧挨太湖,一条河道经此注入太湖。村里原有13家小化工厂,在蓝藻事件后的整治中全部关停。杭盘大名下曾有5家小化工厂,其中一家在沙塘港,距离太湖不足30米。

如今他依然在搞化工,但此化工非彼化工——莱顿宝富,聚苯乙烯企业。以前5家厂年产值两三亿元,如今一家企业就达45亿元,很多人戏称杭盘大“盘子越做越大”。

“虽然盘子做大了,但污染几乎为零。”莱顿宝富办公室主任曹克平说,“项目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用水、零排放,做不到这些,不可能在太湖边上生存。”

2013年,周铁镇正式被授予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裴焕良顺势提出要争创联合国人居环境最佳范例奖,这一次,台下没有笑声,而是掌声。

自己与自己的赛跑——

第一个关厂的小化工老板,如今成了竹加工企业联盟的副会长

孙国强,初中毕业,在自己30岁出头的时候开办了一家小化工厂,十几名工人,年产值2000万元左右,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他所在的太华镇地处宜兴市西南部,距离太湖较远。在全城因为蓝藻事件停水时,太华镇可以正常供水。即便如此,在转型大潮下,太华镇的化工企业也被要求全部关闭。

与“化工之乡”周铁镇相比,太华镇化工企业只有60家,但关停难度一点也不小。市里成立了11个工作组,一度有7个驻在太华镇。“关厂比办厂还难。”很多干部感触颇深。

经历过黑色煤窑、白色纺织、灰色化工的太华镇,要转型发展,就意味着乡镇工业“老秀才”的美誉不再,财政收支缺口近4000万元,要靠“对上争取”过日子。

补偿资金由最初的5万~50万元,涨至100余万元。即便如此,在年销售额动辄几千万元的化工企业老板眼里,依然“不解渴”。

在越来越严格的工商、环保、安监标准倒逼下,“嘴上骂爹骂娘”的小化工企业老板最终还是陆续签了字。他们意识到,蓝藻事件后的宜兴,已不再会有小化工的立身之地。

孙国强是第一个签字同意关闭企业的。“如果我也拖上一两年,估计就错过发展良机了。”现已做了竹加工企业联盟常务副会长的他,庆幸自己第一个签字签对了。

补偿款拿得少了一些,但后来政府为他减免了300多万元税费。“真没想到做到今天这么大。”刚开始追求“只要和干化工差不多就行”的他,对于年销售额4.5亿元“想都不敢想”。

总结起来,他认为自己转型成功有3个因素:一是在政府关闭化工企业之前就开始谋划,二是利用了当地的优势竹资源,三是赶上了竹产业发展的良机。

当然,并非所有的小化工老板都像孙国强这样幸运。他的很多同行,在拿到一些补偿金后,有的转到别的地方继续干化工,有的转向别的行业。

所得与所失的权衡——

很多人的生活轨迹随转型大潮而变,他们认为“算大账还是划得来”

在宜兴,张渚镇有“金张渚”之称,原因就是这里可以开山采石,很多人靠挖石头和卖石头致富。阮连根就是其中一位,从事矿山开采20多年,是当地有名的“石老板”。

“山上炮声隆隆,地上灰尘飞腾,天上乌云滚滚,路面车水马龙”,“金张渚”一度成了“灰张渚”。2004年起,宜兴市开始关闭矿山宕口。

只有小学文化的阮连根的行为让身边人看不懂——别人都从山里往外拉石头,他却从外面往山里拉土。

原来,阮连根要修复自己开采后千疮百孔的荒山,并承包1万多亩废弃矿石山,将开矿所得的5000多万元拿来搞旅游开发。

改造残山剩水、重建生态天堂,是阮连根提出的口号。2007年起,开渠引水,栽树种草,至今理论投资达2.8亿元,远远超过其开矿所得。

荒山披上了绿外衣,石料堆场化身果园,挖废的宕口变成“天池”……曾经的残山剩水如今每天吸引数千人次来此,阮连根苦心经营的华东百畅生态休闲度假园也即将正式开园。

和阮连根一样,106万宜兴百姓逐渐感受到了转型带来的变化。

太湖沿岸不允许种植需要大量施用化肥的小麦和水稻,周铁镇沙塘港的蒋开生和杨小根受到了影响,他们的一部分耕地被流转种植生态林。

每亩地一年可以拿到700元补偿,但如果继续种小麦和水稻,每年可以收入3000元,刨去1000元成本,可以净赚2000元左右。

“这个不能这么比的,空气没异味了,水也变好了。”杨小根说,虽然也有一部分人想不开,但大多数人认为“还是划得来的”。“孩子们也不用再种地了,可以找其他门路”。

如今,沿湖500米内种植的都是蔬菜。由于紧挨太湖,在这里种菜,第一不用化肥,第二不用浇水。“我们种的是地地道道的有机蔬菜、绿色蔬菜,好的时候一亩地能收入5000多元。”

发展与保护的抉择——

80亿元项目拒批,30亿元管网铺地下,市委书记被质疑

周铁镇下邾村距太湖一公里左右,老支书是村里几条河的河长。指着自家门前的河流,他说:“整治前都是垃圾和藻类。”

“问题在水里,根子在岸上,关键在源头。”宜兴市环保局局长欧方明告诉记者,太湖15条入湖河道中9条在宜兴,落后产能能否真正淘汰,关系到“两个确保”任务能否完成。

近些年来,宜兴坚决舍弃劣质高污染项目,全市累计关停594家化工企业、295家琉璃瓦企业、600多个矿山宕口、400多家石灰窑企业、29家蓄电池企业。

减存量的同时,更要严控增量。在宜兴,很多官员能一字不差地说出“四不原则”:

新办化工企业一律不批,有氮磷排放和污水不能接管的项目一律不批,超出区域环境容量的项目一律不批,不符合国家产业和环保政策的项目一律不批。

“能够还原这片青山绿水,背后是一个坚持不懈的博弈过程。”宜兴市委书记王中苏来宜兴任职整整10年,深谙转型背后的利益攸关。

2013年,铜官山蓄能电站打算在宜南山区竹海投资80亿元,项目选址于宜南竹海,需要削平山头,从山下向山上蓄水,可能破坏周边生态环境与历史遗存。

宜兴市政府予以坚决拒绝。这家公司的负责人生气地对王中苏说,从来没有碰到像你这样的书记,这种项目其他地方抢都抢不到,你还不要。

让王中苏受到质疑的还有一件事。他告诉一位上级领导,宜兴市坚持城乡一体化发展,一次性铺设1300多公里管网。“1300公里可以从上海铺到北京,宜兴一个县级市,怎么可能?”

据悉,蓝藻事件以来,宜兴市累计环保投入近60亿元,有30亿元铺在地下。尤其是近三年来,仅市财政就投入环保经费50多亿元,年均增长34%,远高于同期GDP增速。

几年来,宜兴共建成投运污水处理厂12座,日处理规模达到21万吨,已建成、投运污水收集主、支管网1300多公里,基本实现污水收集全覆盖。

绿色与灰色的对照——

切除“坏死组织”后,新鲜血液得以流通

陶的古都、洞的世界、竹的海洋、茶的绿洲,郁郁葱葱的龙背山、烟波浩渺的云湖、习习生风的18万亩竹海……发展生态文化旅游,宜兴市条件得天独厚。

宁杭高铁开通后,宜兴生态文化旅游优势愈发彰显。2013年,宜兴市实现文化产业增加值48亿元,游客接待数突破1500万人(次),旅游收入突破150亿元。

保护环境不等于停滞不前、放弃发展。“我们以落后产能和可能破坏生态项目的‘退’,换取转型发展、绿色发展的‘进’。”王中苏说。

切除“坏死组织”后,宜兴立足优势,积极规划绿色产业体系,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宜工则工、宜游则游。

与生态文化旅游业一起,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形成了“三足鼎立”的现代产业体系。

在高塍镇,环保企业总数达1050家,占全市环保企业总数一大半;

在周铁镇,机械装备企业固定资产原值超30亿元,从业人员近万名;

分行业来看:线缆企业达500多家,占全国市场份额的15%,预计2015年销售规模将超1500亿元;

环保产业有1500多家制造企业、3000多家配套企业,环保装备产销规模居县级市第一;

新能源产业以太阳能产业为核心,已跻身国内第一梯队;

宜兴制造的新材料已经用在“天宫一号”目标飞行器、长征二F运载火箭上。

……

2013年,宜兴市完成工业总产值3510.33亿元,增长8%,其中五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出占比达到53%,在无锡市转型发展创先争优考评中再获第一。

经历了转型阵痛后,宜兴市积攒了一连串令人艳羡的称号: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国家园林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国家生态市。

虽已入冬,太湖西岸的大妈们晚饭后还要到广场上跳上两曲,一个重要曲目就是流传了几十年的《太湖美》:太湖美呀,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水上有白帆哪,水下有红菱哪……

看皮肤病比较好的医院

治早泄医院哪家好

陕西西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怎么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