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见鬼第一法室内打伞[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6:02 阅读: 来源:黑板厂家

你想亲眼看到鬼吗?你想知道鬼的样子吗?好吧,接下就让我告诉你看到鬼的方法,不过,我提前说明一下:你可要做好随时死亡的准备!

我是黑夜杂志社的一名记者,黑夜杂志社是一个奇怪的报社。不同于其他这家报社是在晚上工作,白天在家睡觉。我之所以会选着这家报社工作完全是因为两点原因:第一点工资高,第二点这是一家专做各种灵异的报社,符合我的兴趣爱好。

一天的晚上,我正坐在电脑面前,忙碌着改着稿子。虽然忙却也感到充足。

“您好,可以打扰你一下吗?”一个很甜美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阻断了我的思路。我有些不爽的抬起了头,看向我的面前。

是一个大约十七八的小姑娘,圆圆的大眼睛,白皙的有些病态的皮肤让我皱了一下眉头。这是一个陌生的人,新来的?不像,主编也没说近期要来个编辑记者之类的。

“你好,请问你是?”我虽然心有不爽,但还是露出标准的虚伪的温柔的笑容。如果这个女孩子说没有什么事情,我想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她进行‘铁腕教育’的,毕竟对于一个打扰了自己思绪的人,我并不喜欢。

女孩子将头微微的朝着右边歪着,惨白的脸上那张有些发青的嘴微微地向上挑起一抹淡淡地笑容“我是您的读者,这次是听说您要开创一个叫做见鬼十法的栏目,征集广大群众的建议,所以我就来了”

女孩子的话虽然轻描淡写,却让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这个女孩的声音里带着几丝哀怨,就像从地狱挤出来的声音,这让我不由得多打量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子。

穿着天光高中的服饰,天光高中是A市区的贵族学校。一张精致的有些病态的惨白的脸蛋上欠着一双无神的圆圆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发紫青色的嘴唇。总觉得这个女孩子有些怪异,不像个活人。

“原来是这样啊,小吴给这个女孩来一杯茶水”我朝着刚刚新来的实习的记者吴天喊道,可是女孩子却阻拦了我,手碰触到我的手后又快速的退了回去,而我却将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心脏咚咚咚的不规则的跳动着。

那冰冷刺骨的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这很明显不是一个活人该有的体温。我从新坐了下来,按捺住内心的恐惧,希望我的猜想是完全错误的。

“清宁姐,你不是想要征集见鬼十法的方法吗?你知不知道室内打伞真的可以看到鬼”女孩突然眼睛瞪大,让我心脏又那么一瞬间停止。我竟然看到了那双瞪大的眼睛里有几条白色的东西在扭动着,可当我再去看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

“室内打伞?这种见鬼的方法我在网上收索过,大多网友来讲这是不靠谱的。”我尽量的保持着平静,不让其听出此时我此时的紧张不安。

室内打伞我也曾把自己当小白鼠尝试过。可惜并没有看到所谓的鬼,这让我有些气馁。也有些痛恨网络,全都是虚假的。可是看着这个女孩子在我的面前突然提起这个见鬼的方法,我内心也不得不有些动摇,管他的呢,就当听个灵异故事好了。

女孩摇摇头,那张青紫色的嘴里发出低低底浅笑声,继而讲到“清宁姐,你虽然在室内打伞,但内心想必并不是很情愿看到鬼,甚至准确的来讲当时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

她确实说对了,我当时尝试的时候脑子里什么都么想,这被人戳中心事,还真是让我感到尴尬,可是气势上绝对不能输给一个黄毛丫头。

“怎么,你看见过鬼?”我知道她应该听出了我语气的不对劲,不过她也不以为然,这或许就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素质就是不一样。

女孩子点了点头,缓慢地张开嘴,缓缓而道。

她叫赵雅琳,是天高高中的高二二班的学生,人缘很好,大多数也是一群狐朋狗友罢了,或许是因为家庭的缘故他们比较喜欢刺激性的新鲜事物。而她更是如此,对于刺激性事情已经到了病态的痴迷,尤其是对于灵异的事情。

有一天,也不知道她们其中是谁提议要去看鬼。同样的也是采取最简单的方法在网上收索,结果发现只有在室内打伞对于他们来讲无比简单轻松。于是他们一共三个男孩死鬼女孩子约定好在周末尝试着使用室内打伞去见鬼。

时间总是很快的就流失了, 就像朱自清的《匆匆》里描写的一般,在不知不觉之中消失,随着周末的到来,他么已经相聚,自然他们的手里各拿着一把雨伞。

天气很给力,万里无云的晴朗。七人来到学校他们的班级,将窗帘拉住,将门窗锁住,完全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在他们公共数到3的时候,花花绿绿的伞像朵花一样的绽放。七个人在伞下窃窃私语,丝毫不敢将伞打开,他们害怕如果他们将伞拿开会看见鬼,又激动又害怕。

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咚咚咚’的不停的响着。其中的一个胆子比较大的男生终于缓慢地将伞合了起来,什么都没有,看来还真是骗人的。

其他的人看到男生一脸自然,也将伞合了起来,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他们只好放弃,并肩走出教室。而走出教室的那一瞬间,他们感觉不对劲了,则明明是周末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学生来来往往,甚至从他们的身体中穿过。难道他们真的见到了鬼?

赵灵雅他们高兴的同时也不由得害怕了起来,因为这种实验方法竟然让他们成功了,而他们也并不知道这些鬼会不会来找他们索命。他们手拉着手,控制住心跳,穿过那些学生们。终于他们在精神紧绷的情况下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

就当他们解脱的叹了一口气,一张七窍流血的中年男人的脸 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嘴一咧――诡异的笑了。随后又很淡定的像是刚才的那种笑并不是朝着他们,穿过了他们的身体。

赵灵雅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迷迷茫茫的脑子一片空白。当第二天上学的时候,赵灵雅脸色很不好,因为昨日那张七窍流血的脸在梦中不断地出现。

当她走进学校的时候,穿着一样的校服,谈笑风生的学生们几乎看不到她的存在,而最奇怪的是他们竟然穿过了她的身体。

“啊,死人了”凄惨的尖叫声瞬间响彻整个校园。人群向着声音的方向涌了过去。赵灵雅也随着大部队前进着,她闻到了闻到了这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地血腥味,让自己的头有些疼,脑中闪过一抹熟悉的画面。

当赵灵雅看到地面上死亡的人的时候,她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了,地上躺着的是她自己,浑身插满了玻璃,眼球还掉了一只滚落到一旁,四肢完全被折断了摆着怪异的姿势,而她的旁边是一个与她平日里十分要好的女生――关小美,死状更加凄惨,脖子已经被扭断,眼睛凸出死死的盯着前方,嘴角却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赵灵雅捂着心脏,她说不出话了,自己怎么会死了,怎么会死?赵灵雅感觉四周都不断地改变着,天旋地转,当她抬头看去,天啊,那三个男人被硬生生的吊死在他们校园中央的那棵有些年纪的老槐树上,却没有人发现他们的尸体。

自己这是咋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赵灵雅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好痛,这是真实的。自己已经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那自己昨日看到的真的是鬼!我真的是死的好惨啊,好冤啊!

我突然瞪大了眼睛,眼前的那个叫做赵灵雅的女孩子已经消失了,鬼,她是鬼。我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张大了嘴,始终合不上。鬼找上了我,是因为我在室内打伞尝试去见到鬼,而现在鬼真的找上门来了。

“清宁,你是不是不舒服,一个人自言自语,还在不停地写着什么,要是不舒服,你今天就先回家吧。”小吴走了过来,一脸担心的说道。但我总觉得他的嘴角似乎在笑着,诡异的笑着。

我揉了揉太阳穴,这大晚上的撞鬼并不稀奇,但是感觉很累。于是我让小吴帮我请了假,我前往公交站的方向走了过去。但是我始终没有注意到我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雨伞。

夜晚总是有一种诡异的魅色,即使现在夜空被繁星点缀,我还是没由来的打了一个哆嗦,明明是夏天,天气却格外的有些凉。或许刚才是我的幻觉,并没有那个叫赵灵雅的女孩来找我给我讲述这样一个见鬼的故事,这一切都是我在凭空乱想。

我摇了摇脑袋,禁止脑中胡思乱想,可不知怎么地,也许是因为漆黑的夜晚所渲染的气氛,我脑中不断地浮现出那女生血肉模糊的脸已经扭曲的身体。

终于在我即将要奔溃的时候,公交车缓慢地开到了我的面前,我竟然没有注意到公交车向我驶过来的时候的照明。当我踏上公家车的那一瞬,手里的伞竟然自己主动的打开了,又是一次室内打伞。我惊慌失措的将伞收回来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心脏在手气伞的一瞬间停止跳动了。

与我面对面的竟然是赵灵雅,那只鬼,只是她已经恢复了死亡时候的状态,一只眼睛怒视着我,另一只眼睛握在她的手里骨碌骨碌的转个不停,满身的玻璃渣子,红色的鲜血不断地从她的身体上流了下来,流到我的面前,而她的身边坐着三个男孩一个女孩子,那应该就是她的同学吧,死太凄惨,舌头伸得很长,甚至那个叫做关小美的女生爬到我的面前,眼睛不断地往下落着血红的眼泪。

嘿嘿的冷笑声从他们的嘴里传了出来,我瞬间感到呼吸困难,看着赵灵雅向我挥着手,如同鬼魅的声音说着“快过来呀,过来呀”

我想要大口喘气,可是我已经喘不过起来,在我倒地的那一瞬间我分明听到了“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看见我吗?”

嘿嘿嘿嘿的冷笑声久久地在夜晚回荡着。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