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部动画救女儿天堂天冷我们不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18:11 阅读: 来源:黑板厂家

div>

救女儿需要200万

1998年,为了追逐动画梦想,25岁家住郑州的杜彦华开办了河南省第一家动漫公司“索易动画公司”。2000年,因为动画单本《金蛙》的制作,他认识了做幼儿美术教育的张秋,两人喜结连理。

2007年,女儿杜娃娃出生后,杜彦华一有机会就编一些简单的故事讲给女儿听。娃娃三岁多时,有一天在客厅里摆弄杜彦华不久前送的玩具城堡,玩得太认真,连下班回家跟她打招呼的爸爸也不理,杜彦华一笑,盘腿坐在娃娃对面。看着高耸的城堡,无数的房间,密布在城堡周围的士兵、超人、蝙蝠侠等各路英雄,杜彦华挤在他们中间,给娃娃讲了一个猪娃娃机智脱困的故事,娃娃听得入迷,连城堡都忘了。直到听杜彦华说猪娃娃顺利逃出她才呼出一口气:“爸爸,我也想像猪娃娃那样!”

猪娃娃的故事是杜彦华根据娃娃的成长而制作的,所有的灵感都来自于娃娃。有时候有了想法,杜彦华还会跟娃娃仔细探讨一下,问娃娃的意见,娃娃总会激动地附和鼓励杜彦华,这也给杜彦华带来很大的鼓舞,他决定将自己同娃娃共同创作的故事继续下去,杜彦华将这本口述童话小说命名为《猪娃娃历险记》。

2013年1月10日,正在幼儿园上课的娃娃突然右腿膝关节剧痛不止,娃娃疼得大哭。老师赶紧通知杜彦华夫妇,杜彦华和妻子将娃娃带回家,娃娃却突然高烧到40度,焦急中,他们立刻把娃娃送到河南省中医学院一附院,医生告诉他们没什么大碍。两天后娃娃果然恢复正常,但1月15号起,娃娃的右膝关节又疼痛起来,杜彦华夫妇又带娃娃到中医学院二附院骨科就诊。

1月30日,医生给娃娃做了腰椎骨髓穿刺、多层CT检查,结果出来了:娃娃患了神经母细胞癌,病原体在肾上腺,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86%。医生告诉他们,这种病,手术、化疗基本都没有用,言外之意,孩子只能在家等死。

杜彦华不甘心,他带着女儿先后来到北京儿童医院和上海儿童医院,但医生的说法大同小异:孩子熬不过两个月,生物疗法或许能为娃娃提供一线生机,但孩子必须在两个月内接受治疗。

杜彦华立即给北京生物基肽药物治疗专家打电话,得知针剂注射治疗两个疗程四期可以基本控制病情,生存率比较高,然而高额的治疗费用却让杜彦华望而却步:第一疗程两期100多万,第二疗程两期也要100万。杜彦华的家庭仅算是小康,200万不啻为一座压顶大山。

天堂太冷,我们不去

抱着娃娃,摸着她柔嫩的面颊,想着明年此时,不知娃娃身在何处,“不如跟娃娃一起去死!”这个念头突然冒出来,杜彦华心一震,娃娃这么可人,怎么忍心下手?那不如等娃娃走了自己再自杀。可死都不怕了,还怕筹钱吗?!

杜彦华开始四处借钱,然而忙了一个多星期,只借来十来万,离两百万差得太远。

2月9日,面对大把大把的药片,娃娃气愤地喊:“为什么我已经吃了那么多药了还没好!”看着娃娃满眼的不平,杜彦华与妻子不知用什么言语能安慰她,只能紧紧地抱住她。

朋友来劝:“不如向社会募捐吧!”杜彦华愤愤然:“怎么可能!我怎么能拿我娃的病去炒作!”朋友也生气:“是你面子重要,还是孩子的命重要?!”杜彦华不说话,挣扎不已。

与娃娃一起做的漫画早已停掉,有天娃娃突然问:“爸爸,你好久没有给我讲猪娃娃的故事了,如果我死了,你还会画猪娃娃的故事吗?”娃娃的问题让杜彦华忍不住抱着娃娃哭出来,杜彦华开始继续猪娃娃的故事:“一条剧毒的毒蛇在猪娃娃睡觉的时候咬伤了她,早上的时候,猪娃娃就不能下床了,医生们束手无策,猪娃娃只能活十天了,有一位厉害的医生告诉说,想要得到解药,必须打败巨龙。人们都沉默了,这时候,猪爸爸站了起来……”

故事讲了许久,娃娃突然打断说:“可是猪爸爸很胆小,又贪吃!”“没关系,因为猪爸爸吃了一颗很神奇的药丸,就一下子变得勇敢聪明起来了!”杜彦华说。娃娃眼里闪着光芒:“爸爸,你也会像猪爸爸一样为我找解药的对吗?”娃娃对生的渴望,让杜彦华最终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杜彦华就开始向朋友们表示他愿意接受社会救助。曾经在一起学习的国家原创动漫高研班的同学们就开始在网上发微博求助。2月25日,国家动漫高研班发出第一则求助微博,接着这则微博开始在网友中转发。此时,离医生限定的两个月只剩30天了,在短短的30天内,如何能募捐到200万?这几乎是一个注定会失败的任务。

明知道不可能完成,但杜彦华还是想试一试,他要学《猪娃娃历险记》里的猪爸爸,为救女儿不畏艰险。2月27日,杜彦华写下了一则长微博,将娃娃生病的过程,自己接受社会募捐的心理历程写了出来,并制作了一段感人肺腑的配音动画《娃娃,天堂太冷,我们不去》,还将《猪娃娃历险记》一章一章贴到网上。

杜彦华和娃娃的故事感动了万千网友。

娃娃幼儿园群里面,杜彦华看到娃娃同学的家长们个个像是疯了一样着急,他们有的安慰杜彦华:“放心!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我们在后面支持你们!”“我们可以在周末的时候跟孩子一起带孩子的画上街头去义卖!”有那么多的爱感动着自己,他们每个人都把娃娃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心疼、鼓励、帮助。短短几天,就捐了二十多万。

娃娃的疼痛加剧,每夜哭喊求救:“我好疼,求求你了爸爸,救救我……”张秋躲在医院走廊哭得几乎站立不住,她靠在丈夫胸口颤抖地说:“我们……把娃娃拍下来……我怕……以后再没机会看她。”杜彦华不能自已,他抬眼望去,前方是望不到光的黑暗。

一天晚上,娃娃输完血,疼痛得哭叫,杜彦华安慰她:“娃娃别叫,你看隔壁床的阿姨都睡觉了。”“爸爸,我不想喊,我快撑不住了……救救我……”扭曲、隐忍、低沉、委屈写在这个不满六岁的孩子脸上,杜彦华紧紧地抱住娃娃,亲她的脸庞,贪婪地呼吸着娃娃的味道,娃娃的声音,温暖的呼吸此刻都成是弥足珍贵的安慰。

疼痛稍减,娃娃的精神就要好一点,她低低地对一边陪着自己的妈妈说:“在医院我就像个小动物,天天被关在动物园里。”看着情绪低落的娃娃,杜彦华尽量让声音充满激情,他清了清嗓子:“娃娃,你看猪娃娃,她也是跟你一样呢,现在都已经是五天过去了,她没有办法走路,所有的药都没能让她好起来,毒发作的时候,她特别疼,应该跟娃娃一样疼,但是一想到猪爸爸在为她的解药努力,她就努力撑着,在床上等着猪爸爸回来……”听了杜彦华的故事,娃娃果然有些精神了,仿佛自己就是猪娃娃,疼痛也减轻了。

3月23日,娃娃左眼视力微弱,杜彦华和妻子赶紧带她去医院做CT,检查结果显示:脑部肿瘤已大面积扩散。医院给的结果非常可怕,体检回来,娃娃很没精神浑身难受直喊“救命”,知道娃娃受罪,杜彦华和妻子无论怎么安慰都无效,想抱住她可娃娃根本不敢动。娃娃难受至极,突然绝望地大喊:“妈妈抱抱我吧!”“妈妈我爱你!”张秋赶紧抱起娃娃,妈妈怀抱里她是那么的虚弱,委屈地啜泣。不久娃娃又让杜彦华抱,娃娃抱得很紧,很感动,一家三口相拥而泣,娃娃累了,乖乖地躺下,她大哭喊着:“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奇迹康复,爱心是解药

杜彦华记录下了自己与娃娃关于天堂的一段对话:“爸爸,天堂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很美?人都会死吗?我不想死……”杜彦华与同事一起将对话制作成一个简单的视频,由成都的配音员配的音。配音时,演爸爸的人忍不住哭了,他拒绝收取配音费用。而这个视频也在网上流传开,简单的图片,质朴的语言,却让电脑前的一个个网友忍不住湿了眼眶。

娃娃的病情蔓延太快,开始密集生物治疗,随时需要做血象、输血观察。娃娃的疼痛也更加厉害,身体微弱的连走路都困难。为了减轻疼痛,杜彦华去北京药厂拿止痛药。

杜彦华在动漫班的朋友李洪新和索易动画公司的同事张萍萍分别开通了募捐账户,从2月25号到2月27号三天时间就收到78笔捐款,到3月14日24时,共收到捐款154笔,善款总金额80多万元,加上杜彦华自己筹集的20万,第一期生物治疗的钱够了。杜彦华泪流满面,激动得不能自己。

做生物治疗前要先做化疗。3月26日杜彦华赶紧安排娃娃住进了河南省中医院,联系了医生做化疗。3月26日晚9点到3月27日下午2点,娃娃苦苦挣扎17小时!背部痛,肚子痛,尿憋难排,下肢火烧灌铅般难忍,汗水浸透被褥,3分钟一阵大喊,数次大喊:“我真的快不行了!”“爸爸,快给我力量!快抓住我的手,两只手抓着,紧紧的!紧紧的!紧紧的!”体力严重虚脱,转院两次上下车换床数次折腾!被疼痛折磨一天一夜的娃娃,刚刚住院安静下来,在杜彦华的怀里虚弱地呢喃着:“为什么我的世界这么残酷?我又没干什么(错事),为什么吃这么多苦?”

娃娃怕扎针,每次扎针她都要哀求:“求求你们了,别给我扎针,我已经很可怜了,我是全世界最可怜的小孩了,你不知道我是个易碎品吗?”小孩子的话挠人心,连一旁的医生护士也忍不住眼泪,娃娃的眼睛已经快要看不见了。

“猪娃娃被毒蛇咬过之后第十天,猪爸爸在大象爷爷和松鼠姑娘带领的森林团队的帮助下,到达了妖怪那里,他祈求妖怪将解药送给自己好去拯救猪娃娃,妖怪提出条件,让猪爸爸一辈子都做自己的奴仆,猪爸爸立刻答应下来。于是巨龙带着猪爸爸一起很快飞回去了,把珍珠送给了医生,猪娃娃得救了!”娃娃开心地将猪娃娃画了出来。

3月27日,娃娃正式接受生物治疗,主要是注射生物基肽药物。第一天,娃娃沉沉睡去,到下午才醒,失明、截瘫仍旧威胁着娃娃。杜彦华被绝望笼罩着,妻子张秋一边安慰一边无限留恋地抚摸着娃娃,将娃娃的手贴在自己面颊:“现在能这天天天摸着她,我就知足了……”

4月10日治疗结束后,娃娃的食欲出奇得好,心情也很好,开始逗人笑了,只是腿没有知觉,坐在床上要这要那。那天早上,杜彦华是笑醒的,他梦见警察因为他在网上非法敛财而将自己拘捕起来,而他回头一看,娃娃正和同学们健健康康地坐在幼儿园学习呢!他开心地笑起来,连警察都说他是个怪人,被抓了还那么开心。

4月15日,天气越来越热了,娃娃的头发越来越少,失去知觉许久的腿奇迹得可以动了!尿管去掉了,头发也剃光了。娃娃的心情好了很多,有了食欲,肚子吃得圆滚滚的,看动画片的时候,右脚居然也能跟着音乐打节拍了。

5月6日,娃娃已经可以颤巍巍地站起来了,腰板一挺,也不要爸妈搀扶,她一个人扶着病床走了一圈,“我跟猪娃娃一样勇敢!”她骄傲地宣称。

第一个疗程结束后,在全国动漫界和热心网友的捐助下,娃娃又开始了第二个疗程的生物治疗。两个疗程共四期治疗结束后,经过磁共振和穿刺检查后,医生告诉他们,娃娃的脑部肿瘤已经完全消失,肾上腺肿瘤也缩小了很多,骨髓化验报告结果显示:全身癌细胞比例由86%减少到3%。杜彦华和妻子松了一口气。

幼儿园小朋友来看娃娃,她开始跟杜彦华一起编故事,看着娃娃跟朋友们玩的那么开心,杜彦华觉得生命重新圆满起来。

6月17日,娃娃回幼儿园跟同学们一起上了一节课。看着好久都没有上课的娃娃的认真模样,张秋心里满是感动。娃娃的治疗费用已经足够使用,她知道有那么多的爱,所谓的解药,就是大家满满当当的爱。

娃娃的腿更有力气了,她自己靠墙站着自豪地说:“我谁也不扶,就扶墙!”看娃娃的状况已经好转,杜彦华也开始恢复了上班。每天中午晚上回医院看娃娃,杜彦华每天把娃娃的情况发布到微博上,有网友叹息娃娃的秀发没了,杜彦华说给娃娃听,谁知娃娃头一抬说:“幸好剃了光头,要不然这个夏天多热啊!”

7月7日,已经基本康复的娃娃出院了。以娃娃为主人公的童话小说《猪娃娃历险记》已接近创作的尾声,杜彦华决定,以这本童话小说纪念娃娃康复并答谢那些帮助过娃娃的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