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声入人心热度背后中国音乐剧正在爆发前夜

发布时间:2021-01-03 02:40:15 阅读: 来源:黑板厂家

于琳琳已经很久没有掐着点坐在电视机前的体验了。

牵绊她心神的是湖南卫视的一档新综艺。这档名为《声入人心》的节目,主打美声音乐的年轻化,邀请了众多年轻的歌剧/音乐剧演员、歌手和学生参与。

《声入人心》11月初开播,目前豆瓣评分高达9.1。截至第六期播出,播放量超过4.2亿。

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以下简称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看来,这是一件好事。“音乐剧毕竟还是小众,音乐剧演员如果能多一些曝光量,有一些音乐剧歌曲能被听到,可能会增加很多普通观众对音乐剧的兴趣,没准就会买一次票。”费元洪对数娱梦工厂说。

节目的参与者也有着同样的愿望。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在《声入人心》上说:“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让更多的人能了解音乐剧,走进剧场。”

《声入人心》也的确让一些优秀音乐剧演员进入了大众视野。一个直观的例证是节目开播后,郑云龙的微博粉丝数量从两千冲上了15万,另一位音乐剧演员阿云嘎的粉丝数量也涨了几十万。

但相比起动辄千万粉丝的明星,音乐剧演员依旧默默无闻。而相比起已经快接近600亿的中国电影票房,2017年全国音乐剧票房仅有2.17亿。

2002年,经过5年的艰难谈判,前上海大剧院节目总监钱世锦力排众议,将投资达一千五百万元的《悲惨世界》原版引进了上海。此后,每年至少有一部世界级音乐剧来到上海,演出场次也不断增加:2003年《猫》53场,2004年《音乐之声》35场,2005年《剧院魅影》100场,2006年《狮子王》101场......经典剧目引进迅速带动了中国音乐剧市场的成长。

十数年过去,引进剧目依旧牢牢占据着音乐剧市场的半壁江山。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少有35部有一定影响力的音乐剧进入了大众视线,但只有一部中文原创作品最终迈进了年度票房前十。

数据来源:道略演艺

依靠引进剧目虽然能够带来市场体量上的繁荣,但没有代表性的中文创作出现,国内音乐剧行业仍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发展。

而入场玩家数量的增多,带来了音乐剧演出场次的增加,但观众体量却没有成正比的扩大,音乐剧的工业化体系和原创能力仍然薄弱,技术、人才、市场和推广等环节都难称完备。

趁着《声入人心》开播,上海文化广场新媒体小组在街头做了一个随机调查,询问路人对于音乐剧的认知,绝大多数采访对象都一脸茫然。

音乐剧依旧小众?

2017年国内音乐剧总票房共2.17亿人民币,在整体商业演出市场中占比不到5%。

而据百老汇联盟今年5月公布的统计数字,上一剧季百老汇票房收入达17亿美金,同比增长17.1%。同年,日本的四季剧团年收入超1.8亿美元,占商业演出市场的四分之一;韩国的音乐剧市场也占据了商业演出市场的近50%,年平均增长达20%。

费元洪说:“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被真正开发起来。没人说你是红海还是蓝海,我们都不是海,我们还是个湖。”

费元洪是最早投身音乐剧行业的人员之一。2002年,费元洪参与《悲惨世界》的剧本翻译兼现场字幕操作,原本研究古典音乐与通俗音乐的他在演出结束后毅然决然地投入了音乐剧行业中,进入了中国大剧院工作节目部工作,后又去筹建上海文化广场。

上海文化广场从2011年开始正式运营,是国内最早将自身定位为专业的“音乐剧剧场”。截止至2017年,上海文化广场六年间总计收入4.7亿,年平均增长率18%,其中2017年主办节目收入首次破亿。

凭借《剧院魅影》《魔法坏女巫》等经典剧目的上演,上海文化广场也在业界树立起了自身的品牌,并也在尝试自制剧目。在《声入人心》舞台上的两位音乐剧演员——阿云嘎、丁辉,就是通过上海文化广场的《我的遗愿清单》被不少音乐剧粉丝所熟知。

费元洪的担心更多来自于观众层面的培养,中国观众并没有进剧场的传统,大多数观众对于整个剧场行业都并不了解,也并不关心。

培养观众的观剧习惯是一个非常漫长而缓慢的过程,然而这样的培养过程受到了网络娱乐的冲击。

在费元洪看来,制作精良的综艺、影视、短视频娱乐占据了大多数观众的注意力,现在的音乐剧需要与整体娱乐市场环境竞争。“所以如果你现场不足以吸引观众,是把人家拉不过来的。如果没有互联网,可能音乐剧市场能长得快一些,但现在就是时间的战场,现场演艺面临的挑战很大。”

而上海文广演艺集团(以下简称SMG LIVE)的总裁马晨骋则显得乐观得多。他对数娱梦工厂表示,国内音乐剧行业的大拐点应该会在2020年出现。

音乐剧业内有一个著名说法——“年人均GDP一万美元是音乐剧产业发展的一个转折点”。日语版《猫》诞生于1983年,韩语版《剧院魅影》于2001年问世,二者皆开启了日韩音乐剧质的飞跃。正是在这两年,日韩年人均GDP达到拐点。

由于音乐剧的演出成本较高,动辄数百上千的票价,对观众的娱乐消费能力也提出了要求。

马晨骋说:“在整个市场没有到达一定体量的时候,去引进一些对于整个市场的推动没有太大帮助的作品,我认为都是无效的努力。所以你会发现剧目是引进了很多,演出也很多,但是观众其实并没有增加太多。”

根据道略演艺的数据,自2013年至2017年,音乐剧演出场次节节攀升,但观众数量与整体票房收入却呈现出波动趋势。

数据来源:道略演艺

观众愿意追着有名气的作品走。经典作品《猫》《悲惨世界》等依旧在市场上极受欢迎,一票难求。而《保镖》《人鬼情未了》这类作品尽管业内认可度并不高,但由于有大众熟知的电影在先,票房反而也不错。

2014-2016三年间,原版引进作品票房分别占比43.7%、64.2%和40.8%。而其中2013年《剧院魅影》单部作品的贡献就超过了5000万,2015年则达到了1.2亿。

也就是说,个别剧目的引进和演出,甚至就能决定当年市场的繁荣与否。

《天朝渣男图鉴》大火后,《芝加哥》出票涨10倍?

经典大剧有观众基础,票房自然有不小的保障。但对市场相对陌生的剧目而言,如何让观众跨过剧院的门槛,就成了宣发的大难题。

在西方,戏剧平台是观众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费元洪说:“在西方很多人会关心戏剧,你只要把这些戏剧的平台打到了,剩下比的就是谁的戏好。但我们现在不是这样,我们也没那么多的渠道去做。”

微博@1排1座是垂直戏剧平台之一,运营者小唯从2016年开始在微博收集转发戏剧相关的信息,这个号的关注量在4万左右。

广州看青春痘的专科医院

天津津门哪个中医院治疗荨麻疹好

贵阳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