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青年呈现新奢侈低收入者成负担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6:34:13 阅读: 来源:黑板厂家

青年呈现新奢侈 低收入者成负担

在就业形势每况愈下的压力下、在奢侈消费的诱惑下,中国青年人到底是会走向一个奢侈的坟墓还是会实现一种中国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新的生活,目前还是一个谜。 年轻的奢侈低收入青年成家庭负担 从北京的大栅栏到王府井的东方新天地坐公共汽车的话只要三站,虽然相隔很近,但却代表了北京贫富世界的两重天。 2005年6月16日,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发布了《北京城区角落调查》指出,大栅栏已成典型的贫民窟。但是东方新天地则不同,这里汇集了众多世界名牌,每天出入着众多衣着光鲜的人士。很多青年同有着大栅栏出身背景的林森一样,每周从家出动,酷爱在类似东方新天地这样的浮华世界中畅游。 年轻人成为家庭负担 林森每周都会坐上120路公共汽车,从位于大栅栏附近的家到东方新天地购物,品牌高档程度至少从Esprit起,也就是说每件T恤至少需要花费300元以上,而像鞋这样本来就较为昂贵的东西则一般需要花费1000元以上。 林森的父母一位是政府机关合同工,一位是企业工人,家庭月收入3000多,虽然在大栅栏这一带不算贫民,但也并不宽裕,毕竟他们还想在北京日益高涨的房地产价格中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林森2004年参加工作,由于就业形势不好,最后托人找了一份公司的技术工作,收入每月只有2000元左右。 林森的父亲林为民谈起自己的孩子一直摇头:“我们还是太宠他了,我们每月收入3000元,还能省下2000元,一年下来也能省个2万多,但是这孩子现在好歹也有2000元的收入,却常常入不敷出,还要伸手找我们要钱,一旦不给,就离家出走,几天不回来。” 林森的母亲马晓娟心疼孩子,怕他在外面跟人学坏,没有办法,只好就着孩子花钱。“每天穿着一些奇装异服,头发染得不三不四。”说起自己的孩子,这对父母显得有点无奈。 但是林森则有自己的理论,他说,同事之间现在都比穿着,比手机,所以自己如果不跟上的话,很有可能被人看不起,自己家本来住在大栅栏,有一次同事到家里玩,就面露鄙夷之色,要是平常再不抓紧穿点好的,在别人面前感觉矮一截。 林森工作一年多,不仅自己未能存下一分钱,反而让父母的积蓄少了2万,马晓娟抱怨说:“我们夫妇俩收入不高,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存了10几万,他这一年就花了2万。” 勤俭传统的丢失 林森的故事在北京这个城市中并不形单影只。在工作日益难找的今天,青年人的消费欲望不减,从而成为家庭沉重的负担。有人感叹,中国人数千年来的勤俭节约风尚有可能在这一代人中间化为乌有。 虽然林森坚持认为,欧美的青年人也是这么花钱的,“现在不是什么都讲全球化吗,这也是和国际接轨啊。” 来自中国社科院的一项统计显示,北京、上海两大城市的居民,家庭整体负债率高于欧美家庭。据悉,上海、北京两地居民的家庭整体债务比例已经分别达到155%和122%,青岛、杭州和深圳等中等城市的居民家庭债务比例也平均达到了90%左右,而在美国这样的高收入国家,2003年的个人平均负债比例则只在115%。而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度来说,向来都是以高储蓄率的面貌示人的。 在采访中,记者见到了北京某大学毕业的吴天鹏,他的故事在这一组采访对象中显得更为典型,这位年轻人今年25岁,已经大学毕业三年,但至今仍然是无业游民。 吴天鹏毕业后,找了两个月工作后,就放弃了任何尝试,而是对家里宣称,自己上了这么多年大学,很累,需要休息。但是吴的母亲告诉记者,吴的消费水平确实越来越高,他仗着家里条件尚可,无所顾忌。吴母说,他们家倒不是负担不起这个孩子的生活,而是看着这么大的孩子不上班,成天游手好闲,实在是觉得痛心。 据吴母介绍,吴天鹏的另外一个同学也是大学毕业后基本处于打零工状态。“我估摸着,他父母用来给他找工作的钱都比他自己挣的工资多。” 吴天鹏对于自己的现状更多地处于一种抱怨社会的心态。他对记者说:“社会没有工作给我做,我也没办法,我们好多同学都和我一样。” 为什么他们如此敢花钱 但是从远处打量吴天鹏,你真不觉得他是一个失业的青年,身上一水的JEEP牌服装,三张信用卡,当问起他如何没有工作还能办到这么多信用卡的时候,吴无所谓地说:“都办的我爸妈信用卡的附属卡。” 事实上,从2002年开始,常年走低的就业形势造就了吴天鹏这样一批低收入新贫贵族。社会学家李明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们的口味,他们的消费是贵族式的,从来不向生活品质低头,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不高。” 一项针对都市青年的调查显示,有57%的受访者表示“敢用明天的钱”,48%的人称自己“不会因为负债消费担忧”。 社会学家顾晓鸣教授给这些白领作了个幽默的注释:“现在所谓白领,就是白领工资的人,他们劳心劳力地工作,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而辛劳所得,只用来换一个身份符号。”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白领,许多收入上离白领相差甚远的年轻人也敢像白领那样花钱了,他们同样在购买一个本不属于他们的符号。 有人奇怪,现在的青年人在找工作的时候容易表现得非常缺乏自信,但在透支消费的时候却能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李明水认为,这其实都源于家庭依赖症。独生子女在出生后,家庭给了他们太多的照顾和关爱,造成这群孩子只要是花父母的钱都显得很有信心,觉得理所应当,而自己在社会上只要遇到一些苦难,往往会信心全无,觉得自己受到很大的不公正待遇。

中东足球

权御三国夜神版

天天娱乐

相关阅读